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 首页
  • 农业资讯
  • 区域新闻
  • 农民致富
  • 法制民生
  • 政策法规
  • 信息公开
  • 招商引资
  • 文化艺术
  • 图说天下
  • 文化艺术当前位置:中国农民网山西频道文化艺术

    保护它,从珍惜它做起

    时间:2017-08-09 16:36     作者:采集侠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阅读:

    保护它,从珍惜它做起

    保护它,从珍惜它做起

    插图牛力

        

    新闻回放

    日前,明太原县城修复工程城墙修复工作已基本完成,县城内部关帝庙、道台府等数十项传统建筑的修复工作正顺利展开。近日,整个修复工程的保护规划经修改正式公示。修改后,明太原县城保护范围将扩大,并将重点恢复十字大街、北后街、东横街及仓巷为轴线的大部分院落,将构建更为完善的保护框架体系,对自然环境、传统格局、重要建筑、街巷、历史环境要素等进行全面保护。

    三角桌

        壹

        文物保护要在发展中进行

    前几天,和一位网友辩论,他说文物修好保护好,妥善保存下来,保证原汁原味最为关键。而我认为则不然。就像鲁迅先生说的,要我们保存国粹,也须国粹能保护我们。
        文物保护当然是个大命题,尤其是山西,问题比较多,情况也比较复杂,但个人以为,其原则还应该是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
        正好前几天又去成都旅游,武侯祠、杜甫草堂都是去了的,闻名遐迩的宽窄巷、锦里自然也没有错过,连眉山的三苏祠也顺道拜谒了一番。游览之余,感慨颇多。这些景点、景区当然很好,保护也很得力,尤其是看见在我们山西被日晒雨淋的宋元石碑、石刻,人家还要拿玻璃罩罩着,不得不佩服人家的用心。但同时,非要说武侯祠、三苏祠、杜甫草堂是百分百原貌,彻底的原汁原味,估计成都人也不会这么说。比如说,三苏祠在9年前的大地震中,损毁严重,现存好多是原址复建,其间损益不问可知。但这也没有妨碍了游人纷至沓来。而宽窄巷和锦里,这些古街巷,商业味道更是非常浓厚,或者换句话说,这些街巷,本身就是为外地人而设,通过小吃、小玩意儿展示当地文化,至于文物保护,实际上是浸润其中的。
        往俗里说,文物保护需要钱。政府的相关经费又有限,只能用到最急需的地方,保证文物最基本的安全。所以我们山西这样的文物大省,一方面是文物保护的压力非常大,另一方面,被外省人嘲笑守着金饭碗要饭吃。比如晋祠和武侯祠,我查了个数据,去年春节,武侯祠的门票收入是1000多万元,晋祠呢,是100多万元——相差十倍啊。难道两者的文化和文物价值能相差十倍?要照我们山西人来说,晋祠应该比武侯祠更好吧。
        细分析,差这么多的原因根本不是成都武侯祠比太原晋祠保护得好,而是两者发展上的区别。武侯祠,文化核心或者说故事很明确,就是刘备和诸葛亮这对千古君臣典范;去得方便,有景区直通车;玩得开心,有各种各样的文创产品,更何况武侯祠旁边就是锦里,吃喝玩乐游购娱,任何一个元素不缺。晋祠呢?难免相形见绌。
        现在,距离晋祠四五公里的明太原城城墙修复基本完成,县城内道台府、关帝庙等传统建筑的修复工作正顺利展开。这既是文物保护,又何尝不是对文物的发展。等到这些景区修复完毕开门迎客,势必会有太原的许多文化元素填充其间,可以想见会形成如武侯祠、锦里这样的模式,游客既来得了,也呆得住;既有得看,也有得吃,有得买,这样才能形成完整的人文旅游链条。而只有当文物保护产生出切实的社会和经济效益,越来越多的人才会参与到文物保护中来。
        总之一句话,文物固然有其价值所在,但是,没人看的文物,其价值是无法体现的。

    李遇

        让一座城融入生活

    明太原县城城墙完工了,有机会去走走。
        脚下踩的青砖未经几度风吹日晒,不曾有攻防血汗浸染,垛口望去的风景也已经时空转换,再不是曾经的汾河晚渡了。就把它当做是一份复原的模型,帮助那座真的城在脑海里复原吧。
        真的城埋在岁月里,留在故纸堆里,望着崭新的挑角飞檐,摸着有些拉手的新砖碴子,努力展开联想,把书里的字全都变成砖瓦、亭台、楼阁、庙观、宫殿……内敛、幽深、古朴的城曾经上演了多少人间悲欢事。
        太原自古便是北方重镇,曾多次为都,这样的地方不缺少一座壮丽悠久的古城,它一直被称为晋阳古城。只是这座古都修建得实在是固若金汤,挡了赵光义的路,等到攻下晋阳城后,又是火烧又是水淹,把一座好端端的城给毁得一塌糊涂。从此,这座赵国初都、汉晋干城、东魏霸府、北齐别都、盛唐北京就这么成为白地。事隔千年,考古发掘者从晋阳城旧址发掘出的灰烬层以及水浸原土层证实那段历史的真实。
        一念无明起,火烧功德林。赵光义当年涂炭晋阳城众生之时,一定没有想到若干年之后的靖康之变中,自己子孙虽贵为王侯也有被人踩在脚下的时候。
        皇帝轮流做,明代朱家翻开了历史新篇章。
        中国建筑史有句俗语:“汉冢唐塔猪 (朱)打圈”。意思是说,朱元璋驱逐顺帝建立明王朝后,深恐逃入草原大漠的元兵卷土重来,开始热衷修建城池,于是,全国各地开始了造城运动,有城池的包砖加固,没城池的也开始夯土垒墙。朱元璋封其诸子为王戎边藩篱国家,三子朱棢被封晋王。在朱棢尚未就藩时,他的岳父永平侯谢成奉敕扩建太原城。明代扩建太原府城的同时,还在今天的晋源区新建了一座县城,取名为太原县。如今修复的便是这座拥有630余年历史的明太原县城,这座城距离曾经的晋阳古城不过一墙之隔,曾经晋阳古城的北城墙便是明太原县城的南城墙,城内基本保留着明代的街巷格局、古建筑旧貌依旧。
        古城是一件文物,修缮是一种保护。对于城的修缮意义又比一件文物的意义重大得多。
        一位西安的朋友家住城墙北门附近,工作在西门。因着工作的关系,她常在城墙上往返。她说自己喜欢忙碌完一天的工作后从城墙上溜达回家。踩在已经被打磨光滑,有着特有的温润感的青砖地面上,内心常常涌动着一种自豪和冲动。她说,如果穿越千年她也会为这座城舍命求安。这种情感不是观光客掏了钱参观时的感觉,而是城就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这大概才是一座城存在的意义吧。

    李雅丽

        请珍惜这份财富

    >>中国农民网·山西频道——三农资源整合推广平台
  • 首页
  • 新闻资讯
  • 农业资讯
  • 农民致富
  • 法制民生
  • 政策法规
  • 访惠聚
  • 文化艺术
  • 新疆风情